二維碼訪問 | 設為首頁 | 加入收藏 |
所在位置:首頁 >宣傳教育 >清風文苑
高級搜索

月白滿山(小說)

來源:中國紀檢監察報 發布時間:2020-01-10

東坡和米芾并肩站立于黃州東坡雪堂門口,東坡高些,米芾略矮,二人均是神采奕奕,目光堅定。風吹來,深冬的風,依然是凜冽的、刀割一般的,春天還沒有來。

兄弟幾人在雪堂內飲酒談天,喝得渾身燥熱;不飲酒的米芾,亦是醉了一般,眉飛色舞,講到高興處,竟然忘了自己有潔癖,端起東坡的粗陶大缸子,“咕咚咕咚”灌下一缸苦茶水。

幾人又走出屋外“涼快涼快”。

東坡坐于石上,米芾亦隨之坐下。

蘇軾來到黃州,生活漸漸安定下來。他在所居山之東坡,請求州守撥給幾畝從前廢棄了的舊營地,開墾種糧,維持生計,并自號“東坡居士”。本名“蘇軾”,而今漸漸被人遺忘,周圍人都親切地稱他為“東坡先生”了。

米芾由東京回到長沙,第一件事情,就是到黃州來拜訪東坡。

米芾道:“說及唐人,告兄知之,弟在長沙,往郊外多次,觀唐李邕撰文并書丹之《麓山寺碑》,其瘦勁清堅之筆勢,弟以為唐書翹楚。弟還于前年,元豐三年(1080年)元日——是也,即在是日,弟知兄將到黃州來也。弟得此消息,一是欣慰,兄從此無性命之憂;一是欣喜,兄離芾近了。是日,于《麓山寺碑》一側,弟以粗陋真書題曰‘元豐庚申元日同廣惠道人來,襄陽米芾’。”

東坡曰:“多謝元章惦念及告知。如此而言,黃州乃東坡福地也。言及唐人,顏魯公之外,李北海亦是愚兄喜愛。北海少年得名,書風奇偉倜儻,繼唐太宗后,行書書碑之個人發揚,可謂獨步古今。人言軾之字形左秀右枯之弊病,或者說個人書風之特別,可說來自于北海左高右低之啟發。古人言‘書如其人’,誠哉斯言。書須有個人眉目,北海書乃其人格之獨特寫照。觀北海一生,其書初學右軍,又參以北碑及唐初諸家楷及行之筆意,變法圖新,形成了其特立獨行之‘北海’書風。”

米芾道:“東坡兄,唐人及其書風,適才與兄長談,所得不少。弟未能明白的是,芾學書,從唐人入手,雖是勤勉萬分,卻陷之愈深,所得愈少。近兩年來,更是無法長進,請兄指教弟個中緣由。”

東坡微微笑了,長髯在冬日的銀白月光之中,染上星星點點的斑駁微霜:他還不到五十歲,竟然華發早生。他說道:“愚兄所書,雖說有些個人眉目,卻是所下功夫不夠。世人均以為蘇某學顏真卿,且學得像,其實非也。適才說及北海,多說幾句,是想對元章講,北海也好,元章也罷,學書之不二法門乃為:取法魏晉、直接晉人!并以晉化唐!——學晉,有了深厚根基,繼而加以變革,方能寫出別人所無、自己獨有,寫出萬古獨新。晉人,實有我等到不得之處啊,尋常人學到一二,便受益終身。譬如陶潛詩、阮籍風骨、二王以及魏晉諸賢刻帖,弟當用心體悟,直至漸臻化境。再者,萬事須揚己所長。元章武學世家,何不將武學化于筆墨之中?唐時,張長史觀公孫大娘劍器舞而得啟發;刀槍棍劍,元章可謂生而知之,正是別人求之不得。……因是元章,兄才放誕而說此些。愚兄相信元章,終將有所成就。”

米芾拱手:“謝兄高看。”

楊道士在土坡上吹起了洞簫,嗚嗚咽咽,忽高忽低。幽微之處,有若游絲,正是唐人白居易之“幽咽泉流冰下難”。

東坡接著說道:“學書好比這洞簫幽微,音聲起起伏伏,晉書乃是貫穿其中之靈魂,唐書乃莊嚴之法相。元章當把內在之和諧靈動與外在之從容優美融合為一,讓書寫成為個人跌宕起伏之生命舞蹈、心靈舞蹈。”

和著簫聲,東坡又悠然吟道:“桂棹兮蘭槳,擊空明兮溯流光。渺渺兮予懷,望美人兮天一方。”

米芾暗自嘆道:“這蘇子瞻,為何詩書畫文樣樣均是獨立不群、卓然高標?芾今后定當以其為標桿。如此看來,芾往日詩作,見不得人,只好偷偷燒掉。”

元豐五年(1082年)歲末,轉眼元豐六年(1083年)。冬日漸去,春天即將到來,雪堂旁邊新栽種的大紅千葉梅花,雖未開花,仍在月色中扭扭擺擺,搖曳著曼妙身姿。

東坡道:“請各位隨軾進屋來看。”

燈下,東坡取出紙和筆,命侍妾朝云磨墨,揮毫寫下:“……霜露既降,木葉盡脫,人影在地,仰見明月,顧而樂之,行歌相答。已而嘆曰:‘有客無酒,有酒無肴,月白風清,如此良夜何!’”

“此乃今秋軾和友第三次或者第四次夜游赤壁時所寫下之《赤壁后賦》,現為元章書來。”又取出幾些觀音紙,對米芾道:“請弟張貼于墻上。”

他站立揮毫,在紙上畫下幾竿勁竹、一段枯木,以及巨石兩塊。

燈影與月影之中,東坡之枯木竹石,與窗外的竹影一道,在夜色中翩翩起舞。(吳梅影)

性爱动态图,性爱舔b动态图,爱舔b动态图!本站性 爱舔b动态图片源丰富&